搜索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1 21:17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超级中学的可能性

超级中学首先是办学规模庞大,师生人数远远多于一般学校,有多个办学点。其次,超级中学有着异常高的升学率,升入知名大学的学生人数、比例惊人。又大又多又高的超级中学专司为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创造骄人业绩,是教育主管部门最爱端出来展示的盆花,是战斗力顶尖的超级航母,是家长和学子趋之若鹜的优质教育资源。

超级中学就像教育肌体中的癌细胞,通过调动搜罗名师,发挥磁石效应集中优质生源,快速扩张办学规模。整体来看,这两种“掐尖”都是对相对薄弱学校一轮又一轮的清洗,你的一味扩张和提升意味着别人的不断缩小和下降,各方得失“零和”而已。长远来看,随着资源的集中和集团化发展,学校办学个性和特色逐渐趋同,多样性减少。同时,随着可供家长和学子选择的选项逐渐减少,便会出现学校规模持续扩大,家长和学生择校的成本却在持续增加,并为权力寻租腾出越来越多空间的怪相。

超级中学常常复合多种办学形式。一种是纯公立的部分,暨政府办学的部分,享受政府政策支持扶助。一种是公办民助、民办公助或者纯民办的部分,享受民办学校的收费政策。第三种是近年超级中学办学的新热点,真真假假与国外合作办学的国际课程班。因为是多种办学形式复合,因此超级中学能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不断扩大招生,且大部分学生按照民办标准收费,是教育中的特区。

饱受非议的衡中因其对学生特别严苛的管控成为众矢之,这种以“遵纪为基础”的教学体制是当下中国教育中的主流,只是衡中将之做到了极致。许多人和我一样因此知道有一种课堂学生需要做到“零抬头”,每天的自习考试化,且立即公开反馈,教室处于探头监控中,各项惩罚细致严厉……其实,极致之上还有更为极端的各种矫正学校、网戒中心,因为规模较小且游走在灰色边缘地带而不作为超级中学的样本,将另撰文辨析。




1  没有选择——以遵纪为基础的教学体制

雷夫.艾斯奎斯的《第56号教室的奇迹》几年前曾登上教育类书籍销售排行榜第一名,附录D是一张《一天生活纪事》,看过这张一日时间表,想象日复一日每天近12小时的学习和工作,师生的勇气、毅力和热情令人心生敬佩。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努力我们并不陌生,在我们的中学师生中更为普遍,只是没有莎士比亚戏剧、没有长途旅行、没有乐队、没有棒球……只有几个学科的老师各自为政上演车轮大战。

美国有两个不到26岁的年轻人迈克尔.芬博格和大卫.莱文,抓住美国教育政策改革的契机,创立了“知识就是力量工程”(KIPP,Know Is Power Program)。 截至2011年8月,KIPP在20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创办了109所学校,服务学生3.2万名。这个针对贫民区的教育项目,以更多的教学日(每周6天)、更长的教学时间(每天超过9小时)、校长有权炒掉成绩不佳的教师、经常性的家访等等“莱文——芬博格”式的特别举措,帮助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取得了显著的进步,成为促进教育公平的教育创新典范。KIPP是美国特许学校中发展最快、最成功的佼佼者。KIPP学校的学生学习成绩提高幅度远远高于学区其他学校,学生超过85%最终进入大学——而这些学生居住的社区,只有不到25%的人能够上大学。我留意到莱文和芬博格的教学是跟雷夫.艾斯奎斯学的,但他俩显然走得更远,把雷夫基于个人的“我愿意我坚持”变成一个不断扩大的团队的工作方式和学习方式。

雷夫的学生是“爱学习的天使”,KIPP的学生“每个孩子都爱学”,他们在美国标准化考试中的表现令人瞩目。如果把学习放在第一位,付出时间、力气就能争取更多的生活选择,如果更多的教学日、更长的教学时间、更加繁重的课业、更加严苛的行为改善计划就能改变命运,你会不会感叹——当下我国许多中学生甚至小学生不正在“享受”这种教育生活?

改变,没有那么容易。KIPP首届38名毕业生的成绩在整个纽约市排名第五,90%进入著名高中,大多数获得了全额奖学金,但高中毕业六年后,仅有21%顺利完成四年大学学业——拿到大学毕业证的只有8人。没有顺利完成大学学业的万斯认为,KIPP的确在学习成绩方面让他为高中学习做好了准备,但却没有让他在心理或情感上做好准备,离开KIPP的大熔炉,他就逐渐失去了学习的内在动力,无法保持在KIPP时的专注和投入。居高不下的大学辍学率成为KIPP必须面临的挑战。

布伦泽尔,这位KIPP早期的全面否定者后来加入KIPP成为教务长,致力于改变“以遵纪为基础”的教学体制,他认为“造就一种依赖惩罚的氛围,它最终必然会摧毁学生的独立判断与决策能力”。他发现,“以遵纪为基础”的教学体制毫无例外地导致学生不估计自己的行为会带来怎样的结果,而且常常当面一套背面一套,在老师面前表现出无比夸张的顺从,一旦离开老师的视线他们就会想方设法的为所欲为。但更为有趣的是,布伦泽尔在KIPP工作数年之后,并不像最初那样对KIPP的管理手段声色俱厉,他开始逐渐接受过分集权甚至独裁的行为约束体系。因为“无时不刻不引导孩子们掌握这些最基本的行为规范”,确实能够迅速提高学生的学业水平。面对批评,KIPP作出改变:学校对学生实行的惩罚不再像以前那么严厉,处罚期限也不像以前那么长。学生与教导人员的违纪约谈尽管频率不减,但通常不再公开进行,更强调倾听学生心声,尊重学生等等。

雷夫的优秀、专注造就了56号教室的奇迹,就目前的报道来看,他的学生都非常优秀。当他那些可以被表述、学习的经验出现在更多的教室里,甚至变成一个团队的努力,譬如KIPP学校,许多的问题被放大。

衡中与KIPP学校最大的不同是,KIPP学校是针对美国贫民区的教育项目,旨在促进教育公平,虽然KIPP学校在美国饱受争议,但它毕竟只是一所小众、非主流的特许学校,KIPP学校的出现和发展是为美国低收入家庭增加了一种选择。

我们一面批评衡中的过度管控一面思考,我们的教育为不同的家庭和学子提供了哪些选择?不同的家庭和学子是否有选择的可能性?我们既然不认可衡中的教育模式,实践中我们玩彩网app能任由它成为主流教育的主流话语而不寻求改变?

放眼望去,如果我们的学校只是各种各样的衡中,教育只是不同程度的苦读这一条险恶的道路,而不是努力为不同的家庭和学子提供更多教育选项,提供拥有快乐、有意义、创造性人生的各种可能性,这样的教育就是低劣的、万恶的,活该被唾弃。




2  另一条道路——能动性和责任心的重新分配

另一所备受瞩目的超级中学当属北京十一中学,这所学校近年来一直力争打破现有的教育模式,采取选课走班制,给学生更多的选择权。学校致力于构建一个推动学生选择的多样化课程体系,进而形成每一位学生不同的课程方案,最终体现教育的本质——让学生能够发现自己、唤醒自己、成为自己,使他们具备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李希贵校长曾分享,北京十一学校借鉴了美国帕克赫斯特女士的道尔顿计划。基于合作和自由的原则,诞生成形于美国进步主义教育运动时期的道尔顿制,代表西方主流教育的主流话语。

纽约道尔顿学校作为目前美国最负盛名的学校,其毕业生具有高度的创造力、想象力和意志力,创造了连续20多年其毕业生全部被哈佛、耶鲁等名校录取的奇迹,历经百年的道尔顿制对改革班级授课制影响深远,是美国进步教育运动的典型。

帕克赫斯特女士《道尔顿计划》一书介绍道尔顿实验室计划源起部分写得非常精彩,阅读时你会不断冒出“就是这样的!”感叹,认同“班级授课制已经被挤压到了其作用的极限”。帕克赫斯特女士的做法非常彻底,“废除年级和班级教学,学生在教师指导下各自根据拟定的学习计划,以不同的教材,不同的速度和时间进行学习,用以适应其能力、兴趣和需要,从而发展其个性”,她相信“教育中的自由原则就证明了其自身的合理性。”这与同时代的蒙台梭利方法、文纳特卡制有许多共通,也充分体现了杜威的教育信条,他们都是对教与学中教育者和被教育者之间的能动性和责任心进行一次大胆的重新分配。

这项教育方案试图改变过去课程对孩子们干涉、阻挠、管制太多的状况,致力于尊重孩子的个体差异,充分考虑学生的需要和兴趣,通过学校生活的彻底重组,为学生提供足够的空间与可能,让学生以自己的方式,按照自己的进度达成学习目标,在这个过程中提高学生组织自己时间的能力、组织自己学习的能力。

同样拒绝对孩子予以生理上强制和心理上、情感上操控的还有尼尔,这位誉满全球的教育家走得更远,创办了夏山学校,坚持“不应该让学生来适应学校,而应该由学校去适应学生”,坚持不对儿童使用压制和权力的教育方式。他相信儿童的本性是善良的,只有自由才能让儿童本性中的“善”得到充分的发展,没有自由的孩子才会表现出过度的侵略性,由此来表达对控制他们的人的恨意。他把学生的自由发展作为终极理想,认为“如果你对人有着占有心,就不应该当老师”。在夏山的学校自治会上,无论是校长尼尔还是年幼的学生汤姆,都只享有一票的权利,如果少数人想要得到他们的权利,他就必须反复争取,老师也不例外。只要没有侵害到他人,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做出决定。

在夏山,课程表仅只是为老师准备的,学生可以自由选择上课或不上课。汤姆从5岁起就来到夏山,离开时已经17岁了。这期间汤姆没有上过一节课,他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手工房里。在汤姆工作后,他的老板告诉尼尔,汤姆是最棒的员工。在夏山,比书本更重要的是工具、泥巴、运动、戏剧、绘画和自由。在被批评者称为“放纵学校”的夏山,学生们同样能够学到很多东西,如果说在写字、拼音、四则混合运算上,夏山12岁的学生很难与其他学校的学生相比的话,那么在创造能力上,夏山的学生们肯定要强很多。

无论是北京十一学校,还是作为进步主义教育运动代表的道尔顿学校和夏山学校,他们的教育哲学观都是努力让学生拥有尽可能多的自由时间和自由意志,让学生在教师的帮助下相对自由地支配学习实践、选择学习科目、选择适合他们个人的学习速度等等。面对“放任自流”、“效率低下”的质疑,我们不要忘了超级中学们的崛起之路,在如何高效地提高学生知识和技能水平方面,他们其实一直是顶尖的高手。北京十一中学们希望通过改革,从过于追秀效率、效果,过度控制学生,向给予学生选择的权力,给予学生更大时空和自由的方向偏转,兑现进步主义的教育精神。其兑现的程度和对改变所产生的问题的解答能力,就是我们最应关注的部分,既教育做到更好的可能性。

从为教育从业者和受教育者增加一种选择的角度,如果这真的能成为更多教师、家庭和学子们的选择的话,北京十一学校的努力非常可贵。




3 荒诞——强制推进基于合作和自由的教育

再说几所超级中学。

从曾经大热的“洋思经验”到“杜郎口经验”,从“先学后教,当堂训练”到“三三六自主学习模式”,其实,也不过是将教与学中教育者与被教育者之间的能动性和责任心进行了一次重新分配。“每节课几乎都是讨论确定学习目标——分配学习任务——小组自主学习——展示交流这样一个过程。”在这样的课堂上,“模式”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教师在调动学生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上所付出的诸多努力,包括对最初的混乱与茫然的承担。看到他们的经验介绍,当初眼前一亮是有的,但我并不震惊,因为我知道,唤醒被教育者的能动性和责任心,远不止这一种做法。每一个涌现出来成为媒体新宠和教育从业者争相效仿的超级中学,令我感佩的是在多数中有这样的少数涌现,感佩打破现状的胆识,感佩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和坚忍获得了由这个时代界定的“成功”。

相较而言,这样的报道才真正让我感到震惊:“聊城市已经决定全市学校学习杜郎口模式,如果校长抵制,‘不换思想就换人’。”这样的描述让我感到沉重:学校采取了强制手段推行新模式,“我们提出了一谈二警三停课的措施,老师一次上课不达标,要找他谈话,挖缺点,指方向,找措施。接下来是警告,再不行就停课。”“学校甚至采取了‘株连制’,发现一名教师违规教学,班主任、年级主任、学科组都要受考核减分的处罚。”一定要这样吗?用管理者手中的权力强制推进基于合作和自由的教育,这玩彩网app看都让人感到不可理喻。我由此想到帕克赫斯特女士的话:“对于那些我们立志要教育的人来说,从一开始,教育中的自由原则就证明了其自身的合理性。”

多年研究和实践,令我对所谓的创新多了些警惕,对某些狂躁症和幻想症报以理解的一笑。我知道,所谓的“新做法”不过是在特定的情境中对现有问题某种程度的解决,解决问题的同时必然又生出不少新问题,周而复始。喜欢帕克赫斯特女士所说:“我一直谨防着这种诱惑,即,把我的计划变成适合任何地方任何学校的陈词老套的不可变通的东西。”这是一位教育家的自知,她因此伟大。

2000年10月,美国道尔顿学校的理查德.布卢姆索校长应北大附中赵钰琳校长之邀,参加了由北大附中主办的“世界著名中学校长论坛”,他的主题报告中最引起我关注的部分是关于原有计划的改变,他解释这种发展虽然看似一种退化,似乎推翻了帕克赫斯特的原则,但实际上激活道尔顿教育计划的原则一直被保留了下来,可以看到,多年来他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希望学校与真实世界更为接近。我感到,“变通”中积累的大量应对实践问题的“经验”与那些恒常不变的原则一样,具有非凡的价值。计划的实施出了什么问题?是什么原因?如何改进?改进之后的效果如何?循环往复不止,就是一个实验计划的生机。

道尔顿教育计划历经百年,被实践不断丰富的同时并未改变其基本原则,纽约道尔顿学校作为目前美国最负盛名的学校,以它的“经验”告诉我们,找到正确的教育原则并坚持下来,然后在实践中不断改变具体的做法,以应对真实世界的需求是一条被验证过的道路。我也非常看重,一项教育实验计划曾经过长时间的酝酿,以及参与这项实验的诸方在起点处的“自觉”、“自愿”。




4  品质——别只拿个案证明自己的成功正确

阅读对这个时代教育变革者的报道,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共同点——通过一个孩子或者几个孩子的发展状况,他们在世俗意义上获得的成功和成就来呈现这种变革的合理性和优越性。稍有常识就应该明白,每一次变革都意味着资源的重新分配,意味着解决一些旧问题的同时制造了新的问题。没有这份清醒,只挑拣合乎自己要求的案例来自我证明,这样的变革者与他们所反对的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近来常有人提议专门调研衡中学生在后续发展中存在的困难,寻找这种不人道的教育的弊端作为批评的证据支撑,这事在KIPP的案例中是KIPP学校自己专门成立一个穿越学院,由专人管理跟踪KIPP的毕业生,持续提供帮助,解决KIPP毕业生大学高辍学率的问题。

KIPP学校通过关注学生在校状况及未来学业、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建立教育行为和学生发展之间的关联,并致力于提供切实的支持和做出改变。KIPP意识到,更高强度的学习、更高标准的行为改善计划确实能够迅速提高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学业水平,但是这些孩子还需要比富裕家庭的孩子拥有更多的勇气、更多的情绪智力和更多的自控力。重视培养孩子的勇气、情绪智力、自控力、社交能力,提供支持,帮助孩子做出正确的人生决策,拥有快乐、有意义、创造性的人生,这些正是KIPP需要努力和正在努力的地方,这种努力的成效也在逐步显现。

衡中也在寻求改变,看报道学校活动确实比以前多了,譬如投入近50万元筹建模拟飞行训练室、航模社团为一条河道的改造工程进行了航拍、在全国中学生模联大会上获得佳绩……洋思中学和杜郎口中学渐渐从公众视线里淡出,已经不再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从零星的报道来看,他们也从未放弃通过改变以应对变化,但它们更需要一个自己的穿越学院。

衡中、北京十一中学、泉源中学这些有代表性的变革者莫不如此,应致力于关注学生后续发展的困难,持续的为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关注、支持和帮助,而不仅仅将一个、几个或几十个学生的发展状况、成就作为普遍性的结果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和成功。就像衡中的拥护者申辩的那样,批评者不应仅仅将一个、几个或几十个学生的发展困难、失败作为普遍性的结果来证明衡中模式的错误和失败。




5  自省——真正的贫困是没有选择和拒绝选择

作为教师有两种痛苦。一种痛苦是被迫陪着学生一起苦读苦熬,从早到晚耗尽心思气力,落得学生憎恶憎恨,落得整个社会的敌视谩骂。一个在超级中学执教的朋友曾叹息,学生苦我们也苦啊,他们熬三年,最多六年就解脱了,我们是无边无际的三十年。学校平均每年要疯掉一个老师,一个同事突然地从学校走出去没了下落……我们就像被按在大磨子里头没完没了地研磨,指不定哪天灰飞烟灭。作为教师的另一种痛苦是在一个变革狂、创新狂的麾下,整日里忙于兑现他人的梦想和思想,一举一动由不得自己独立思考,作出决断,进而选择。没有自由选择权的教师却要给学生自由,去实现让人得自由的教育,别美其名曰“戴着镣铐跳舞”,因为这压根就不可能。

作为父母和学子最痛苦的莫过于毫无选择地苦读,自古华山一条路,适不适合都得熬个三年六年。同事的女儿成绩平平,她总说孩子尽力了,付出那么多可还是看不到成效,孩子情绪非常烦躁,家里氛围也难平和温馨。她能做的就是每天一声不吭地陪着孩子做作业,孩子不睡她也不睡,一句话安慰的话都不敢说。我总结“一人读书全家不得安宁”,她立即泪如雨下。而我随着女儿小学毕业的临近,也日渐陷入茫然和焦虑,我明白压根就没有选择可言,不论我玩彩网app努力,都在日益接近那些高考日上马路拦车、在家里哆哆嗦嗦小心伺候着的半疯的父母的心境。

其实,即便是富裕家庭的学子也没有太多选择,不得不被裹挟加入惨烈竞争的大军。当初口口声声都是将来把孩子送出去,但凡对出国留学了解多一些就会知道那也是极为艰险的道路。我甚至了解,对于极少数有选择的人而言,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也拉着孩子主动加入到苦读的大军,因为他们认为这是最有价值的道路。

反身自省,当一部分国人摆脱了物质生活的贫困,是否还追寻生命的意义和尊严?是否在自己追寻的同时,把孩子看作和我们一样有价值追求和有尊严的独立个体?说说总是容易的,做起来还是千差万别。对活得普遍没有安全感和尊严感的国人而言,通过苦读获得更多的生活选择,通过苦读获得一种更有安全感和尊严感的生活虽然也很虚幻,但绝对是可以理解的在富裕者中非常普遍存在的贫困者心态。我们不相信人可以自由选择不同的道路,不相信每种人生都可以有安全感、有尊严。

我们意识到自己内心的恐惧、精神的贫困并致力于减少恐惧、改变这种贫困了吗?

作为教育从业者,我们致力于为不同家庭和学子提供更多选择了吗?
沙发
发表于 2016-10-11 22:05 | 只看该作者
都没看明白要说什么
板凳
发表于 2016-11-18 15:25 | 只看该作者
路过,学习一下。
地板
发表于 2016-11-18 17:10 | 只看该作者
好长,没看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千帆网 ( )

GMT+8, 2020-7-11 18:58 , Processed in 0.04518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